不是假发是桂啊魂淡

[巍澜]发生在转性之后 微甜

剧向,清水小短篇,第一次写文,多包涵
看到祝红娇滴滴的向赵云澜撒娇,一副要当众表白的架势,沈巍暗暗握紧拳头,用力到指尖发白。长久的给自己的心里建设“什么只做兄弟,默默守护他一世的幸福”,“什么看他生儿育女,而自己继续负重前行”在这一刻瞬间崩塌。身为鬼王与生俱来的暴戾和强烈占有欲占了上风。行动快于思想,沈巍一把夺过赵云澜手中舔了大半颗的棒棒糖,含入自己口中。双唇微张,粉嫩的舌尖灵巧的扫过棒棒糖的球面,甜味在口中晕开,安抚了心中的暴戾与不安,理智渐渐回归。等着看告白大戏的特调处众人瞬间安静下来。怀疑是自己眼花,刚刚是沈教授吃了赵处吃了一半的棒棒糖???!!!揉了揉眼,棒棒糖还在沈巍的口中。特调处大脑集体当机中···赵云澜第一个反应过来,“沈···沈教授你···”任他是人称鬼见愁,脸皮比城墙厚的赵处,此刻也红了耳根。棒棒糖从口中抽出,滑过薄唇,被滋润的唇瓣越发水润。与沈巍一贯君子端方,儒雅淡然的禁欲形象形成强类的冲突,多了几分勾人情欲的诱惑。而本人却不自知,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:“这糖太甜,对牙不好,以后少吃”

赵云澜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情愫,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,宝贝自己藏着不外漏的宗旨,也不纠结沈教授刚才那一出是几个意思,嘻嘻哈哈的拉着沈巍离开了特调处。
特调处的众人这才回过神来。祝红绞着手指小声嘀咕:“这都间接接吻了,云澜也不生气,他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···"嘤嘤嘤…祝红捂着脸小碎步跑开了。老楚一脸的少女怀春样,翘着兰花指,勾着被迫成为披巾的围巾,双手捧心状:“好浪漫,人家也想和心爱的人同吃一根棒棒糖嘛~”小郭横了他一眼:"闭嘴!吵的老子耳朵疼!”老楚委屈地瘪了嘴,一副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的样子。小郭气得抬手做势要打他,老楚跑到林静身后躲起来。

另一边沈赵二人离开后,沈巍彻底冷静下来了,才发觉刚才的自己多么不对劲。一直以来自己都是极致克制的。没想到对赵云澜的执念被祝红告白一激,让黑能力趁虚而入,在众人面前做出这等胆大妄为有辱斯文之事,有些后悔。口中还有淡淡的甜味,悄悄撇了眼身旁的赵云澜见他丝毫没有生气的样子,暗暗松了口气。刚才的借口那么烂,如果他追问,真不知该如何回答。以后再也不能失控了,只希望能默默守护他,做一世的兄弟,嗯,仅仅是兄弟...

正经如他也是料想不到身边的人精已是食髓知味,此刻正想着法子套路他,把他这个进得了厨房,打的了怪兽的美人拐骗到手,吃干抹净。至于后来我们英俊潇洒,器宇不凡的赵处,压美人不成反被压已是后话了。